_修柠

主要属性是大麦,全职厨,芦苇,阿米。
随机掉落的文章有可能是:
喻文州/叶修相关。
MIC相关。
鹿晗相关。
防弹少年团相关。
以上。

薄荷糖

cp取向:《全职高手》张新杰x楚云秀
paro/au:无
预警:字数特别少,感情戏基本没有。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惯例只打cp的tag。
照旧希望能得到小红心和评论和小蓝手。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和很是貌美的长相有些许反差的,楚云秀爱极了薄荷糖。市面上的大多数薄荷糖在她吃来都是偏于甜腻的味道,她为数不多的喜欢的那种薄荷糖,却是张新杰买来给她的。彼时正是某个赛季的夏休期,她去H市找苏沐橙,却正巧碰到了陪家人在H市游玩的张新杰。苏沐橙在和她闲聊的时候抽了个空跟张新杰抱怨:“诶张副你说像秀秀这么貌美如花的人,为什么喜欢吃味道那么重的薄荷糖啊。我都快找不到她觉得不甜腻的薄荷糖了。”
这本来只是苏沐橙随口的一句玩笑话。但楚云秀却没想到他竟然记住了这种微小的细节。
第七赛季的时候,烟雨对客场对霸图,张新杰在比赛结束以后把她私底下叫住,在她还不明就里的时候递给她一盒薄荷糖。是个铁质的小盒子,压片的糖果晃动起来会撞在盒子上发出响声。那盒子里放着两种口味的糖果——橙子味道的那一种是张新杰额外放进去的。不得不说,张新杰挑的这个牌子的薄荷糖很对楚云秀的胃口,连他额外放进去的那种口味都是她所喜爱的。铁质的盒子不大,装不了太多的糖果,这盒糖她吃的很快,可是在只剩下最后两三片的时候,楚云秀却怎么也舍不得吃了。她总是随身带着那个盒子,走到哪里都发出糖果撞击盒子的声响。
那个牌子的薄荷糖在国内不太常见,至少楚云秀是没在超市里见过的。后来她自己也买了不少薄荷糖,终于找到了可以替代那个牌子的口味。可那个盒子,和里面的仅剩的几片糖果,她却怎么样也舍不得丢弃。
再后来到了第十赛季,盒子里仅剩的糖果终于被楚云秀吃光了,她只是随身带着那个小小的铁盒子,几次下定了决心要丢掉,却带着它经历了无数场比赛。这个赛季和霸图的比赛张新杰倒是没有给她带糖来,楚云秀也不觉得恼,只是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兴欣夺了冠军以后张新杰才托苏沐橙带话给她,说是本来准备好了的薄荷糖,见面的时候却忘记给她了。苏沐橙说到这儿的时候眨眨了眼睛,跟楚云秀说张新杰先他们国家队的其他人一步去了国外。她笑笑说看来自己注定是吃不上这盒糖了。苏沐橙却和她想的不一样,笃定地跟她说这糖她肯定能吃到。她们两个甚至还因为这个打了个赌。
后来国家队终于在苏黎世集合了。赛前的集训也好备战也好,张新杰始终没有说起糖的事情。直到正式的第一次比赛开赛前十五分钟,张新杰才叫住正要和苏沐橙一起出去的楚云秀,递给她用纸袋子装着的一小袋糖——正是以前他给过她的那个牌子,却和上次是不同的味道。
她从口袋里掏出空荡荡的铁盒子,撕开包装袋把糖果倒进去。然后笑眯眯的把空了的纸袋子扔掉了。她又从盒子里取了一枚糖果塞进嘴里,抬起手和张新杰击了个掌。
他们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内容也是一样的话。他和她说,祝我们旗开得胜。

———————
感情戏这么少我还打张楚tag会不会被打——

时差

阅读提示:
cp取向:BTS 金泰亨x朴智旻
paro/au:架空
预警:极度隐晦的感情线和很短的篇幅。我也不知道算是bad ending还是happy ending的故事。
人物属于少年们,OOC属于我。
惯例只打cp的tag。
照旧希望能得到小红心和评论和小蓝手。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Side A
天快要黑了。
朴智旻奔走在街道上。
路灯一盏接一盏的亮起来。夜幕即将要降临了。他显得有些焦急。是的,朴智旻正在去赴约的路上。那是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约定,是错过了会遗憾终生的约定。他的背包里还装着一支玫瑰。他要把这花送给那个人——如果他赶得上的话。
他拖在身后的影子越来越长,他走得也越来越急促,最后甚至不顾路人的眼光在街上奔跑起来。有不少来不及躲避的人被他撞到,他甚至来不及停下来道歉,只能急匆匆的丢下一句抱歉,人却已经跑出很远了。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跑了多久多远了,他只知道他距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了。
天幕越来越低沉,沉重的黑夜正劈头盖脸的朝他压下来。不仅仅是街灯,路边的商户也纷纷亮起了橱窗里的灯光,一片片的在地面上投射下各色的印记。
朴智旻顾不得看这些,他只是想着能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他不想错过这次见面的机会,因此他必须要在夜空中的第一颗星亮起之前赶到那个地方。
太阳的形体已经完全掩藏在远处延绵的群山后面了,但它的余晖还在天空中残留着,为朴智旻生生扯出一些时间。
越来越近了。他加快了速度,朝着那座教堂跑去。
快一点,再快一点。
最后一缕余晖终究也抵不过夜晚的压迫,悄悄的退出了天空。
朴智旻推开了教堂的门——

Side B
天尚且还亮着。
金泰亨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在街道上,他甚至能听见轻柔的风在耳边私语。半路上他拐进一家面包店,店里上了年纪的老板娘对他喜爱得很,在他付款时甚至塞给他一个刚刚烤好的甜甜圈。他抱着一袋子尚且冒着热气的食物,嘴里叼着刚才收获的额外的礼物,路过街边的花店时甚至抽走了一支娇嫩的玫瑰花。花店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笑着骂了他一句什么,被他回以了灿烂的笑颜。男人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却还是祝他幸运。
金泰亨对街上的每个人都报以灿烂的笑容,路人也对他回以微笑。他就这样悠闲的朝着郊外的教堂走去。
他约了人在教堂里见面。是他非常想见到的人,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那个人了。他很想他。但遗憾的是,他只有今晚才能出来与那个人见面。所以他与对方约好,要在夜空中升起第一颗星的时候在教堂里相见。按照他现在的时间来看,他没有什么需要着急的地方。但不知何故,他总觉得错过了这个机会,他会悔恨终生。
于是他暗暗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朝着那教堂走去。
天快要黑了。
教堂的门已经近在咫尺了。金泰亨伸手推开了它——


———————
故事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年迈的神父打开尘封已久的木匣子。他从里面取出一支早已枯萎的玫瑰花递给朴智旻。那朵花上还依稀可见当年它的娇艳欲滴。
年轻的神父打开了尚且还崭新的匣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支还带着露水,却因主人的急切而折损了些许花瓣的玫瑰花。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个少年急切的心情。

那个时空交错的时刻,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赶上。只有那两支玫瑰,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终于还是被送到了合适的人手上。

再见一个人【贰】

前文走个人主页。
阅读提示在第一章。
总觉得我写完之后要经历一次大修。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

确实是来不及了。

过了几日上朝的时候,小皇帝坐在上首,简单说过了近来的些许事项,又看了几位朝臣的折子,而后便状似无意的问起王杰希的婚配事项。
“王爱卿啊,你可有几个心悦的女子么,若是有的话,要早些给她们个名分才好。朕看你那府邸里,没个主事的女子,怕是不太合适吧。”
王杰希显然是没料到会有这样一码事,他眉头一挑,回想起叶修几日前拿来打趣他的几个问题,心下了然叶修怕是早就知道了什么。然而此刻他只能沉了心,皇帝的意图已经定了下来,再怎么推脱也是无用之功,只能尝试着为自己谋求上些许的帮助。他侧过头同文官队里的某个人使了个眼色。而后他从队列里站出来,一撩官服,跪了下来,开了口。
“承蒙皇上挂念,臣不胜惶恐。不瞒皇上,臣着实有一心悦之人,还请皇上成全。”
饶是知他如喻文州也不曾料到他会来这一出,皇帝更是颇具兴致的看着王杰希。
“哦,王爱卿不如说说看,是哪家的小姐这般好福气,得了王大将军的垂青。”
“正是户部尚书唐书森唐大人之女。”
皇帝探寻的目光扫向了文官的那一列队。
“唐爱卿,此事你可知情?”
在另一条队列里的唐书森正是方才接了王杰希眼色的人,此刻自然是站出来帮着王杰希说话。
“回皇上,王将军与小女互相倾心已久,臣自是知情的。”
坐在上位的皇帝露出了个满意的笑,想来是王杰希说出口的人同他预想的相差无几,于是他朝着身旁的太监招了招手,就要拟下圣旨,朝堂上也响起了道贺的声音。却不想王杰希又开了口。
“皇上,臣以为,此事不若留至臣从边关归来之后再定。”
朝堂上的气氛顷刻间冷了下来,不少老臣,譬如站在王杰希身侧的唐书森,都在心里替他捏了一把汗。皇帝的动作倒是不曾受到影响,他充耳不闻的抓过太监手里的绢布,提笔在上面写了些什么,旁边侍候着的人将那绢布收起。那上位之人这才悠然地搁下笔,嘴角仍旧还挂着方才未来得及撤下的笑意,开了口。
“王将军,朕不曾想到如你这般的临行之人,却是会对自己没有信心。要知道,朕对你的信心,倒是充足的很。”
他急忙低下了头,借着低头的机会,匆匆的瞥了一眼喻文州的表情,那个人面上一片平静,就是和以往一模一样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上首之人也不愿再说些什么,只是又唤了身边的侍从嘱咐了几句,而后便退了朝。
王杰希心里清楚,他提的那句话,皇帝算是同意了,只是不知道,这同意的程度究竟是多少。他没再往下想了。
退了朝,王杰希上了自家的马车,跟小厮吩咐了一声要他跟着唐家的马车走,尔后便阖了眼眸养起神来。可没人会知道,此刻王杰希眼前闪过的人却并不是他一会儿要去见的唐家小姐,而是喻文州。那个不曾有过间断的,日夜都停留在他脑海里的人。
待到马车停下来,却是在京城有名的兴欣茶楼门口了。这楼的名气大的很,先不说有叶修叶尚书有明面上的支持,就是早就宣称与叶修断绝关系的叶家,也是在背地里照顾着这楼的。叶家是从商的,几代人经营起来的财富连皇帝都要畏惧,这一代却偏偏出了个叶修,在仕途上走的竟然也顺风顺水。好在叶家二少是个足以撑得起家业的人,倒也不愁后继无人。王杰希撩开帘子下了车,悠然的迈进了茶楼,似是同往常一样退了朝与三两好友来此相聚。楼里早有人候着他,待他进了这茶楼之后便领着他上了二楼,径直把他带到了个包间里。里边儿的人倚窗坐着,正倒了杯茶要喝,抬眼见着进来的人是他王杰希,倒也说不上意外,只是招呼侍从又取来一只茶盏。透着质感的壶里流茶水,滚烫的液体浇在杯壁上激起了丝丝缕缕的白气,在做工精致的杯子上边起了一层云雾缭绕。

“王将军,还请落座。”

再见一个人 【壹】

阅读提示:
cp取向:王杰希x喻文州【全职高手】
paro:古代架空背景
预警:会虐,是长篇,不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能出来。
人物属于少年们,OOC属于我。
惯例只打cp的tag和个人tag。





入冬了。

喻文州和王杰希分别站在两列队伍的队首,低着头站在朝堂之上,听着坐在上位的小皇帝训话。
当朝皇帝年纪虽不大,若要论起政事来却是丝毫不逊于下面站着的这些人,这里面,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位是小皇帝新提拔起来的之外,又有哪一个不是浸淫朝廷多年的老臣甚至有几个,还是三朝元老,说是看着皇帝长大的也不为过。
这几位经由小皇帝提拔起来的,却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就说为首的这位,当朝宰相喻文州,朝廷的正三品大员,以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便坐到了这个位置上,不可不谓是年轻有为。传言他与当今皇帝是旧识,早些年小皇帝在江南一带随父出巡时二人便已是好友了,后来喻文州入了仕,又确实有几分真本事,小皇帝便索性将他提拔起来做了心腹一派,只是外界传言这宰相大人的身子骨不够硬朗,不然又是何故正值当年却并未娶妻生子。
另外一位也同样是响当当的名头,这位可是现在的左武卫大将军王杰希,是老将军的义子。当年新皇登基,老将军借势把这义子推到人前,自己则是卸了官职,在京城的府邸里颐养天年。而这位义子自打接过这官位以来也是出色的很,接连几场大胜更是让民间传言这位得了战神的庇佑,一时间威望大涨。只不过这王杰希也同他的义父一样,并未娶妻生子,而是抱养了两三个孩子在自己府中接受教导。

皇帝的训话还在继续。
“……而今才不过安分了几年,这契丹之人便按耐不住了,想必是这几年的平安无事让他们忘了当初是怎么被我们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的了。”
话音顿了顿,似乎是皇帝在找寻合适的人选,王杰希低垂着头站着,一道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王将军何在啊。”
果然。王杰希心下叹了口气,脱离队列站了出来。
“末将在。”
上位的人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把交给他做的事情一一道来。
“杰希啊,朕把率军前去边关抵御外敌的任务交给你,你看如何。”
虽说是商量的语气,却没留下让王杰希拒绝的余地。
“末将定不辱使命。”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喊了下一个人。
“好,不愧是朕的大将。喻爱卿,你看这行军大总管由谁来担任合适啊。”
所谓行军大总管,就是人们俗称的大帅,在战时的权力足以高过大将军。被点到名的喻文州也是暗暗叹了口气,上前一步站在王杰希的身前,微微垂首。
“臣以为,这行军大总管一职,交由兵部尚书叶修最为合适。叶尚书对于行军打仗也算得上是精于此道,若是与王大将军配合得当,相信我军定会大获全胜。”
皇帝在上位思索了片刻,欣然认同了喻文州的意见,当即任命叶修为此次的行军大总管,同王杰希一起前往边关。

结束了一上午的议政,朝臣们出了大殿纷纷结伴而行,刚才被皇帝点到名的三人自然是走在了一起。他三人素来关系要好,府邸自然也是离得不远的。此时王杰希又提议不如到他府上小聚,出了宫之后这三辆马车自是行进到一处去了。三辆马车依次抵达了王杰希府上,下了车自有小厮引着他三人往里走。叶修走在王杰希后面,目光四处流连着,最后定格在王杰希身上,似是在思考着什么。待到他们三人在桌边坐下之后,叶修慢悠悠的念叨着,说起喻文州的身体状况,和喻文州聊了些府上的事务。他随意闲扯了几句,而后状似无意的提起了个话题。
“诶,王将军府里怎么连个女眷都没有啊。”
相同的问题他方才也问过喻文州,被以身体有恙不急于这一时的理由给堵上了话头。现下叶修问出这个问题,王杰希却被问的愣在了原地。这下叶修乐了,不只是叶修,喻文州的嘴角也挂起了笑意。他端起茶喝了一口以做掩饰,借着手的遮挡示意喻文州接着问下去,而喻文州也心领神会的顺了叶修的意。他眼角都带上了笑,放在石板桌上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挑了新的问题出来。
“莫不是,王大将军已有了心上人了?只是不肯与我们说罢了。”
他与叶修一唱一和,余光瞟着王杰希的反应,竟来了劲,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硬是把个王杰希问得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小厮来报说有客人来了才解了他的围。且说王杰希匆匆理了衣冠去往前堂迎接那来历尚且不明的客人去了,这厢喻文州和叶修却是一改方才的热火朝天,一时间竟沉默了下来。他二人默默的喝着茶水,良久还是叶修开了口,权当是结了这话题。
“不论他的心上人是谁,都怕是来不及了。”

-tbc-

再次重逢的世界

阅读提示:
cp取向:鹿晗x你
paro:在另一个世界系列paro
预警:无
人物属于少年们,OOC属于我。

其实这是迟来的鹿晗生贺,准确的说是迟了三天。
因为二十号那天我不小心,手机断网了。






如若得以机缘见你,纵然素昧平生不曾言语,凭着三分眉目寡淡亦可认得你。

雨下得愈发大了。
你撑着伞,拎着裙角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青石路面上,免得前些日子新得的衣裙沾染上了积蓄的雨水。
你是去赴约的,得留个好印象才是正理。
算起来你与今日要见之人相识也有五年之久,可若是要说真正熟络起来确实在三年前。那时他便离了原先在的地方,来了一片你熟悉的土地。你同他熟识起来的时候他早已过了那年的生日,你那时懊恼的很,便同他约好以后的每个生辰都要与他见上一面,送上早些日子便准备好的礼物,若是天色尚早,二人还可寻一处僻静之地坐下来小酌几杯。
今年怕是不可为之了。
倒不是说天色已晚。这恼人的雨已经下了好些日子,却始终也不肯停歇,让你好奇是不是何处惹恼了神仙。再说,他近日也是忙碌的很,也不好让他耽误了正事陪自己消磨时光。
雨还在下。
你在雨中站得乏了,轻车熟路的寻了一处小亭躲雨。收了伞靠在亭柱上。好在你从府中溜出来时还顺带拿了幅未完成的绣品搁在给他准备的生辰礼上,现下倒也不至于无聊。你听着雨声,专注于手中的绣品上,连时间的流逝都忘却了。待着绣品堪堪完工,你这才放下针线略微活动着僵硬的身子。刚一抬头便注意到在你对过不知道坐了多久的少年,他正是你今日要来见的人。你把给他的礼物取出递在他手中,与他聊起近些日子的趣闻经历。你发觉你二人即使已有数月不曾相见,谈起天来却依旧如同那些日子一般流畅。
雨还未曾停歇。
他来的时候天色就已不早,你和他聊了许久,回过神来天色竟已是暗了下来。他冲你笑笑,一如既往的提出送你回府。你二人同撑一把伞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他忽的停住了步子。你便也停下来,同他四目相接,等着他的下文。却不想他从袖中取出一支做工精巧的簪子。你留意到那正是你先前同他提过的心爱之物。他把这簪子放到你手中,合上你的手掌。
他告诉你,今年你的生辰他约莫是赶不上了,这枚簪子权当是他赠予你的生辰之礼。你只好收下簪子,二人一路沉默直至你到了自家府门。他叩响了门然后把伞交付到你手中,你不肯收,执意要他拿着那伞。有人出来开了门,带着伞迎着你往回走。你把伞塞进他手心,看着他周身的一方天地隔绝了雨丝的侵扰,这才随着来人往府中走。
门在你身后关上了。

吻【闵玧其生贺】

阅读提示:算是【烟】的后续
cp取向:闵玧其x朴智旻
paro:校园paro
预警:糖鸡【小】甜饼,个人tag因为是生贺。

闵玧其,生日快乐。




上课了。
这是一节自习课,上完这节课,就可以去吃晚餐了。没有老师站在讲台上维持秩序,教室里也没能剩下多少人。看着为数不多的人,闵玧其叹了口气,他站起身走到讲台上,翻开花名册打算点个名。他是班长,做这些算是尽了职责,再有就是日后老师问起来了也算是有个交代。
闵玧其翻开花名册,照着顺序开始点名。
“田柾国。”“到。”
“金泰亨。”没人回答。闵玧其记下了金泰亨的缺席,心中暗自腹诽着不知道又跑到哪儿去玩了。他接着念下去。
“朴智旻。”出乎他意料的,朴智旻竟然不在。这个一向喜欢来找他玩的小孩,居然会逃课,让他实在有些意想不到。或许朴智旻也算不上是小孩,只是闵玧其觉得他实在是可爱的很,忍不住想要宠着他罢了。
更让闵玧其意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他正要记下朴智旻的缺席,突然感觉到校裤被什么轻轻的拽了一下。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个离奇的念头,虽说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但鬼使神差的,闵玧其在朴智旻的名字那一栏上挑了勾。
在教室的人不多,闵玧其的的工作也进行的很顺利。合上花名册之后他把手中的笔放下,手指不动声色的拨了一下笔。那笔不负众望的开始滚动,不一会儿就过了边界,“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他蹲下身捡笔,看见了正如同自己刚才的想法一样,坐在讲台下面的朴智旻。闵玧其挑了挑眉,对于荒诞的念头被证实了的事实有些惊讶。
教室里有些嘈杂,朴智旻伸手捉住了那只刚刚掉到地上的笔递给了闵玧其,后者正蹲在他面前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干脆弯了眼眸笑起来,拔开笔盖抓过闵玧其的手,在他白净的手背上一笔一画的开始写字,写完一个就念出来。他们两个离得很近,近到教室里的那些声音根本不会干扰到闵玧其听到他的声音。朴智旻有些紧张,但他还是尽量把字写的好看一点,也尽量稳住声音。
“我,喜,欢,你。”
这么说着把字写完了,他抓住闵玧其的手,又重复了一遍。
“玧其哥,我也喜欢你。”
闵玧其听见朴智旻说喜欢他的时候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他意识到这是在回应他前几天的表白的时候对面的人已经打算放开他的手了。闵玧其反手握住朴智旻的手腕,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对上朴智旻的眼睛的时候,闵玧其毫不犹豫的吻了他。
是个浅浅的吻,只是简单的嘴唇触碰。朴智旻却紧张的不知所措。外界的一切声音似乎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世界就只剩下这一方小小的天地。
他真的很紧张,闵玧其也感觉到了,所以他才只是停留在嘴唇触碰的阶段。毕竟是要宠着的小孩,剩下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好了。闵玧其这么想着。
他放开了朴智旻重新站起来,把作业拿到讲台上来写。朴智旻坐在讲台下面,似乎是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的缘故,拽着他的鞋带玩的不亦乐乎。
这节课似乎格外短暂,下课铃响了。
教室里的人三三两两的站起来,结伴去吃晚餐。田柾国离开教室的时候问他有没有看见朴智旻去了哪里。他随口答了一句不知道,却收获了对方一个意外深长的眼神。于是闵玧其就知道了,是这小子出的主意。他回了个表示感谢的眼神,接着挥了挥手,把田柾国赶出了教室。
教室里终于就剩下他和朴智旻两个人了。闵玧其弯下腰把朴智旻从讲台下面拉上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他听见朴智旻跟他说,玧其哥,生日快乐。
在夕阳的余晖下,他吻了朴智旻。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

END

新文【再见一个人】试阅

原作全职高手。
出场人物:王杰希,喻文州,叶修。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试阅部分开始。

皇帝的训话还在继续。
“……而今才不过安分了几年,这契丹之人便按耐不住了,想必是这几年的平安无事让他们忘了当初是怎么被我们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的了。”
话音顿了顿,似乎是皇帝在找寻合适的人选,王杰希低垂着头站着,一道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王杰希何在啊。”
果然。王杰希心下叹了口气,脱离队列站了出来。
“末将在。”
上位的人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把交给他做的事情一一道来。
“杰希啊,朕把率军前去边关抵御外敌的任务交给你,你看如何。”
虽说是商量的语气,却没留下让王杰希拒绝的余地。
“末将定不辱使命。”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喊了下一个人。
“好,不愧是朕的大将。喻爱卿,你看这行军大总管由谁来担任合适啊。”
被点到名的喻文州也是暗暗叹了口气,上前一步站在王杰希的身前,微微垂首。
“臣以为,这行军大总管一职,交由兵部尚书叶修最为合适。叶尚书对于行军打仗也算得上是精于此道,若是与王大将军配合得当,相信我军定会大获全胜。”

皇帝在上位思索了片刻,欣然认同了喻文州的意见,当即任命叶修为此次的行军大总管,同王杰希一起前往边关。

试阅部分结束。

虽然不知道正文什么时候能出来,但还请多多期待。

阅读提示:
cp取向:糖鸡
paro:校园paro
预警:无

门被推开了。
几个少年走了进来,还带着满身的烟气。本就在教室里坐着的少年在一群伏在桌上的人之中格外显眼,他皱了皱眉,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打开了教室的窗户。
闵玧其自知理亏,任由朴智旻打开了窗户。初春的时节,风还带着些微寒意。他看着微风吹起朴智旻的发丝,在午后的阳光下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尔后闵玧其便被同伴拽出了教室,跟着他们寻了个角落看着那几人往身上喷洒不知是谁的香水,藉此来掩盖身上的属于违禁品的气味。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然是快要上课的时间,虽说闵玧其并未喷洒香水在身上,但走在当中难免的会沾染上不少。他回到座位上,拉开椅子找出课本搁在桌子上,坐下来平静的等待着上课铃声的响起。
铃声响了。
不过才开学没多久便已开始复习学过的知识,进度快的让人一不留神就会落后。这个班的人都是这样,嘴上什么都不说,私底下却一个比一个认真,除了有天赋加成的那几位周末还有时间休闲娱乐之外,其他人的空余时间大多都是忙里偷闲。他闵玧其自然也不例外。
回过神的时候却注意到后桌的朴智旻面色很不好,手肘支撑在课桌上揉着眉心。闵玧其酝酿了片刻用词,还是趁着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转过头去问了一句。
“不舒服?”
后桌的人愣了一下,显然是并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朴智旻点了点头,权当是回答他的问题,正想要说什么,老师却准确无误的点出了他的名字让他来回答问题。等到他重新坐下的时候,朴智旻已经低下了头,不愿意再搭理他。
铃声又响了。下课了。
闵玧其料想朴智旻是因为过于浓郁的香气而感到不适,因此他走出教室,站在通风良好的走廊里借着冷风来吹散身上的气味。他在走廊尽头消磨时间的时候,看见田柾国拖着皱紧眉头的朴智旻从教室往外走,不知道那小子说了什么,朴智旻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等到他们两个重新回来的时候,朴智旻看上去比之前好了不少。闵玧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课间差不多要结束了。
于是他也走回教室,冲着正靠在教室后墙上和田柾国说话的人甩了甩袖子,不出意外的看见他捂着额头问闵玧其你干嘛。他也不说别的,抬起手臂放在朴智旻跟前。
“没味儿了。”
朴智旻像只小猫一样的凑近了他的袖子皱起鼻头认认真真的嗅了嗅。然后抬起头跟他说真的没有味道了。田柾国那小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一方小小的角落里顿时只剩下他和朴智旻两个人。
气氛突然就变得奇怪起来。
铃声响了,上课了。
不一会儿闵玧其收到了来自田柾国的小纸条,他慢条斯理的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
哥跟智旻哥表白成功了么。
附带一个笑脸。
闵玧其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心中的情绪。班上的其他人都早就看出来他对朴智旻喜欢的很,偏偏朴智旻是个不领情的,早些日子天天粘着田柾国,现在不粘着田柾国了,转而跟金泰亨关系好的不得了。闵玧其不知道,他做了那么多,朴智旻就一点都感觉不出来么。
晚餐的时候他把朴智旻叫住了,问起原因的时候,他只说是有话要跟朴智旻说。用这个作为借口打发走了大部分人,却没能支开田柾国。太精明了,这小子。闵玧其这么想着。好在田柾国也不是什么看不懂眼色的人,配了朴智旻一小会儿便借口找老师问作业走开了。
闵玧其站起来,无意识的舔舔嘴唇,把朴智旻堵在墙角,不加犹豫的开了口。
“智旻呐,我喜欢你。”

END


——————
取材源自生活,后续源自想象。文力不怎么够,估计是没描写出什么我当时的real感受的。大概能算得上是个小甜饼?
想要小红心和评论。

以上。

One of these days (下)

预警:
高亮【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本文cp取向为:VMIN。
人物属于少年们自己,ooc属于我。
以上。

前文戳头。



金泰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他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入眼的是被昏黄的灯光笼罩着的天花板。门开了。金泰亨撑起上半身看了一眼来人,进来的男人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是他的哥哥金硕珍,也是他的心理医生金硕珍。金泰亨的大脑一时有些混乱,丝毫想不起自己会接受心理干预的原因。
金硕珍在门口把灯光调回正常的亮度,而后顺手拉了把椅子在金泰亨床边坐好,调节了床的角度好让金泰亨能坐起来。在他开口之前,金硕珍递给他一杯水。金泰亨接过杯子,抵着唇吞咽了两口温热的水,冷静了下来。他一言不发的捧着杯子,等待着金硕珍的下文。
“是不是看到智旻了。”他听见金硕珍的声音这么问他。

智旻……朴智旻……

有什么东西在金泰亨的大脑里慢慢连接起来,但目前还没有成型。于是他顺从的点了点头。
金硕珍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顺手拿过放在一旁的一叠厚厚的资料,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递给金泰亨。照片上是个粉色头发的男孩,他穿着略微有些大的毛衣和浅色的牛仔裤,坐在一截废旧的楼梯上。金泰亨看着这张照片,有个清晰的声音浮出水面,在他脑海里回响了起来。
“Taetae,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Taetae,这次小测你觉得怎么样啊。”
……
全部都是他的声音。可,他是谁。
金硕珍仿佛看透了金泰亨脑子里的想法,尽量维持着正常的语调开口。
“他就是朴智旻,想起来了么。”
金泰亨勉强理清了思绪,抬起头直直地望着金硕珍。
“哥,智旻在哪儿,我要见他。”
颇有些意外的,金硕珍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他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金硕珍似乎是思考好了回答,抿了抿唇,开了口。
“他死了。”
金泰亨犹如遭受了重击,愣在了原地,手中的杯子滑落下去。金硕珍眼疾手快的接住了,然后把它放在床头。自从醒过来就和以往示人的形象不太一样的金泰亨,脑中似有一道屏障被打破,他终于彻底回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朴智旻,他的恋人,在三个月以前失踪了,一个月以前,警方向他们传达了朴智旻的死讯。基因图谱的高度匹配让金泰亨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却终究因为承受不来这些伤痛而将自己陷入了封闭。也就是说,他这些日子见到的朴智旻,不过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替代品。
有什么从金泰亨的眼眶中流出,顺着脸颊一直流到了嘴唇,他伸出舌头尝了尝这液体。是咸的。

啊,原来我哭了么。
他这么想着。

金硕珍抽出几张纸巾塞进他的手里,安抚的拍拍他的背。迟疑了片刻还是放弃了心理医生的身份,再次开了口。
“呀你小子给我振作起来啊,你这个样子难道智旻看了不会难过么。”
听见这话的金泰亨眼泪更是过分的流下来,他哽咽着接着金硕珍的话说了下去。
“可是哥,我再也见不到智旻了啊……我真的是,彻底失去他了啊……我好想他……”
他的哥哥抿住唇捏了捏发酸的鼻头,续着之前的话继续稳定金泰亨的情绪,手上却重重的拍了拍金泰亨的肩。
“所以说你啊,一定要带着智旻的份好好活下去。要不然等你再次见到他,打算怎么跟智旻描述这个他一直想到处看看的世界。”
床头上放着一本不起眼的书,金泰亨泪眼朦胧的看见它,拿起它的时候想起来这是朴智旻的书,是在他这里做客的时候偶然落下的。金泰亨翻开书的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他熟悉的朴智旻的字体。

“我们会再次相见的。”
金泰亨再也抑制不住,抱着这本书放声大哭。

END

One of these days (上)

预警:
高亮【重要人物死亡预警】
本文cp取向为:VMIN。
人物属于少年们自己,ooc属于我。
以上。



上课铃响了。

金泰亨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板,周围的同学看他在认真思索的模样也没有找他说话来分散他的注意力。路过查课的老师偶然瞥见这一场景,顺手把他的名字记在了认真听课那一栏上。金泰亨是全校都知道的尖子生,偏偏又生了一副好面容,性格也好的让人难以置信。认真听课这种表扬里有金泰亨已经是人们能够习惯的事情了。
但事实上只有金泰亨一个人知道,他的视线从来就只放在朴智旻身上。朴智旻在讲台上写题,他的视线就追随着朴智旻,也难怪周围的人会认为他是在看黑板了。恰巧朴智旻又是他的前桌,会被当成是注意力集中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金泰亨自认为把这份感情掩饰的很好,因为就连班上最喜欢八卦的女生也不曾看出他金泰亨对朴智旻的任何想法,更别提追随着朴智旻的那些饱含着炽热的情感的视线了。

铃声又一次响起来。

老师难得的及时收住了正在讲的知识,走出了教室之后学生们便如同鸟兽作散,恢复了活力。金泰亨抬起头看了一眼位于黑板一侧的课程表,在捕捉到“体育”二字后不禁露出了个笑容。
朴智旻是个很全能的人,无论哪个方面都和他不相上下,在某些科目上甚至还要比他更胜一筹。唯独在体育上差了他。也不是说朴智旻特别不擅长体育方面,但向来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努力做到最好的朴智旻,独独在体育上不肯拿到满分。让人搞不清楚究竟是他能力受限制还是故意没有拿到满分。
今天的天气很好,做完了惯例的活动便散了队列。金泰亨和几个男生拿了球便到球场上同其他男生会合。朴智旻早已脱了宽大的校服外套站在场上跃跃欲试,金泰亨特地选择了和朴智旻相反的一方,倒数了三个数之后高高跳起。从自愿充当裁判的同学上方一把按住球让它处于自己的掌握之中。一开局便占了上风。比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在逐渐激烈起来,朴智旻一个跨步挡在金泰亨面前不让他前进,金泰亨护好手中的球,鼻子却不受控制的深深嗅了一口朴智旻身上的气息。运动加上阳光的照射让他出了汗,汗液混杂着朴智旻平时惯用的沐浴乳的味道,反而让金泰亨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这个气味算是刻在了他的记忆里了。金泰亨最终还是越过了朴智旻,往前跑的时候余光瞥见有个偶然路过的人从球场中穿过,险些和朴智旻撞在一起。顾不得那么多,金泰亨微微屈膝跳了起来,把手中的球扣进篮筐里。双脚重新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他转过头,却发现朴智旻倒在了地上。

金泰亨看了一眼刚才的路人离去的方向,那里早已没了任何迹象。而后他的太阳穴生出一阵刺痛,让他双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TBC